美森新聞

美森輪船再起航

     (導語)去年12 月1 日,美森輪船宣布與母公司Alexander & Baldwin 分離, 從今年7 月1 日起,雙方成為互相獨立的公司,并分別在紐約證券交易所上市。 與母公司脫離后的美森輪船,面臨著再次起航的契機。

     時機到
     業務拆分水到渠成
     “兩家公司壯大到一定程度,具備相應的條件,分開是必然結果。”美森輪 船有限公司亞洲區董事總經理高強,這樣評價美森脫離母公司的做法。
      Alexander & Baldwin 公司的主要業務包括海運和房地產,此次兩大業務板 塊進行拆分,成為兩家獨立上市的公司。高強認為,母公司的業務拆分有兩大好 處。首先,從企業內部經營和管理角度看,業務拆分后,每家公司會更專注于做 自己的業務,更專業、更有戰略考慮,比如,現在很難在同一家公司找出既是海 運專家,又是房地產專家的人才。其次,從資金分配的角度看,以往母公司在權 衡海運和房地產業務發展時,很難用一種標準來衡量。
     “由于海運和房地產是完全不同的行業,因此原來公司在戰略規劃上只能 做一個簡單的加權平均,實際上很難真正反映出這兩個行業的特點。”高強說, 從外部投資上講,母公司分拆之前是上市公司,如果想吸引投資者,就要讓投 資者對公司的業務有所了解,但由于涉及兩大業務,一般投資者很難對兩個行 業都有所了解,購買股票就會謹慎,進而影響投資。從證券和投行角度看,他們 也很難找到對房地產和海運兩者兼顧的優秀分析師。另外,公司每年的季報、年 報,都要對兩個行業進行說明,很難用簡單的數字把業績說清楚。“因此,上市 股權、投資人等方面,原來的母公司將兩個業務合起來都不是很清晰。”
     而隨著業務發展,目前海運和房地產兩大業務都具有一定的規模,同時具 有抵御風險的能力,為拆分創造了必要的條件。據了解,兩家公司每年的營業收 入都達到了10 億美元,員工人數也達到了1000 人以上。
     高強表示,公司幾年前就一直有業務拆分的考慮,現在拆分,是因為時機 已經成熟。“過去的房地產還包含一些農業業務。幾年前農業發展狀況不好,但 這兩年農產品、特別是我們主營的食糖、咖啡在國際市場上成交價很高,公司獲 得了很好的利潤。而從海運方面講,中國業務這兩年經營穩定,價格和滿載率都 有較高的保障,使得海運規模不斷擴大,分拆經營可謂水到渠成。”

     不跟風
     物流業務以我為主
     公司拆分后,大家最關心的是對業務的影響。
     “就業務而言,分拆后百分之百沒變化。”高強介紹說,海運業務仍然經營 夏威夷、關島、美西泛太航線。物流方面,美森2009 年就在上海成立了美森物流 上海有限公司,為美森的客人提供海運業務的一站式服務。目前主要提供貨代、 訂艙、集卡運輸、報關、拼箱等一系列服務。
     “一開始國內的很多企業為了學習國外的先進做法,從第三方物流的提供 方向第四方發展,造成了盲目跟風。然而在實際操作中發現,結合市場和自身發 展,能為客戶提供完善的第三方物流就很好了。”在物流業務的定位上,高強表 示,美森物流會根據自身的發展情況,更傾向于為客戶提供第三方物流。
     高強還介紹說,今年公司的物流業務也會有一些新的考慮。“一方面,我們 發現很多國外零售商的及時生產(just in time)、零庫存做得非常好,但他們又 發現,沒有庫存或者少量庫存也會影響到銷售。因為當客戶需要購買一定數量的 產品時,零售商若不能及時滿足客戶的需求,很有可能失去銷售的機會。而他們 為了避免喪失銷售機會,實現銷售最大化,寧愿增加庫存量,而為了降低成本, 會將倉儲地選在中國。從一定意義上講,分撥中心沒有前伸,反而后推了。例如 他們在上海建立一個分撥中心,不僅能及時服務美國市場,還能服務歐洲、澳大 利亞等市場。一旦客戶有需求,就避免了臨時生產所需時間的不確定性,而只需 通過海運將貨物由上海運送到目的地即可。”
     針對客戶的這些需求,高強認為,美森物流以后可以單獨承接這些企業的 倉儲、貨代、陸路運輸等環節,擴大客戶群。“這種在產地設分撥中心增加庫存的 做法,可能將成為未來的趨勢。過去20 年,我們致力于提供高效的物流供應鏈, 但物極必反,當一個公司供應鏈節約的成本不足以抵消由于喪失銷售造成的損 失時,就不得不反思這一做法。”
目前,美森物流和美森海運都是隸屬于美森控股公司下面的姊妹公司,美 森物流作為后來者,可以從馬士基物流、APL 物流公司等早先進入中國的外資物 流公司借鑒經驗,特別是物流和海運業務的配合方面,值得學習。

     待細分
     海運注重“高端貨”
     今年第二季度,美森輪船取得凈利潤780 萬美元。事實上,盡管航運業持續 低迷,但近年以來美森一直在盈利。據介紹,一般情況下,每年受圣誕節后整體 貨量減少的影響,美森第一季度的盈利會相對較低,但是從第二季度起就呈上 升趨勢,到第四季度達到頂峰。從市場占有率上看,美森在夏威夷航線占有60% 的市場份額,在競爭對手海天航運退出關島航線后,美森在關島的市場份額占 到了100%。不過高強認為,這種在航線上占到100%份額的現象是暫時的,將來 還會有新的競爭對手出現,因此不可掉以輕心。此外,美森的中國業務今年也有 很好的盈利,為公司做出了較大貢獻。
     由于受世界經濟不景氣的大環境和市場運力過剩的影響,航運業近兩年一 直處于低谷。在市場競爭如此慘烈的今天,美森在中國的業務仍取得了可觀的盈 利,高強歸功于美森注意到了開發細分市場,并率先在高端海運需求中搶占了 一席之地。他強調,這里的“高端貨”并不單指貨值高的貨物,而是在貿易條款 中對交貨期有嚴格限制的貨品,或者因為國外市場的瞬息萬變,采購商不到最 后一刻不會去采購的貨物。例如襪子,其價值本身并不高,但貨主對貨物運輸的 及時性要求極高,這時他們往往選擇空運,或者服務穩定的船公司。特別是最近 幾年,為了降低成本,很多貨主已經或正在嘗試將部分原先走空運的貨物改走 海運方式,這樣一來,需要高端海運服務的客戶也越來越多。美森正是看好了這 一細分市場,極力提升班輪的準班率,用高效、快捷、準點打造自身獨特的競爭 優勢。盡管每個箱子的運價通常比其他公司高出幾百美元,但客戶更看中美森高 價格背后的高質量服務,仍然獲得很多客戶的青睞。
     由于美森是主要從事中美貿易運輸的船公司,受美國經濟的影響很大。“我 對美國經濟未來幾年的發展很有信心。美國經濟近幾年一直在復蘇,今年開始有 所減緩,這主要是受美國大選年和歐債的影響。一般大選年后,大家將把精力更 多地投入到發展經濟上,政府也會采取新的政策措施,經濟復蘇的程度會加 大。”高強分析說,對于歐洲經濟,他也持樂觀的態度,“歐洲經濟的問題是下 一步怎么做,無論歐盟采取怎樣的措施,歐元體將會怎樣發展,但是市場的硬 性需求是存在的。”

摘自中國航務周刊班 2012 年10 月